二手农用车_二手农用车拖拉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
70后变老:对农村拖拉机的怀念。

上世纪70年代,乡村里的拖拉机好少,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。

事实上,当时农村的机耕道很少。

我的家乡在湘南山区。从村里到县城,只有一条石子路。下雨的时候,更不用说拖拉机了,你离开的时候要小心。因为下雨天,路面有很深的水和泥,路基经常塌陷。

从村里到乡里,有一条坑坑洼洼的拖拉机路,上坡的路段,被雨水冲洗出很深的壕沟。

即便路不像路,但是村里人依旧梦想着能有拖拉机开进来。

然而,有拖拉机的村庄代表着财富和发展。

农资从一个县转移到一个村,再从一个村转移到另一个村,并不容易。

如果村里有拖拉机就更好了。不幸的是,我们村没有拖拉机。

我去村里买农资的那些日子。我爸妈总是凌晨四点出发,赶到村里,然后买了一百斤左右的东西,试着挑回家。

有一次,父亲伤了脚,挑东西的任务就落在了母亲身上。妈妈身材矮小,背着一百斤重的化肥,看起来很吃力。但是我妈咬紧牙关,花了三个多小时在家里挑肥料。

那天,我妈妈的肩膀上有血泡,流了血。

父亲很心疼,但除了捶胸顿足抽了几根烟,他也没办法。

过了几天,父亲说:“我去村里看看能不能把路修好,至少让拖拉机用。”

要致富,先修路。

村里组织了一支朝气蓬勃的劳动力,重新铺好了通往村里的路。虽然仍然颠簸,但至少拖拉机还能开。

来年春天,村里有了第一台拖拉机。

村里一户一万元的老庞,花了2000多元买了一台二手手扶拖拉机。马车是绿色的,上面有栏杆。

老庞说:“以后大家都去市场,坐我的车。”

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我越来越羡慕赶集的人。不是因为集市上很热闹,而是因为可以做一回拖拉机。

我们去市场,大家都是用拖拉机去的,回来的时候拖拉机上了货,东西都是用拖拉机运的,人只能走回去。

暑假期间,我缠着妈妈带我去市场。

坐在拖拉机上,感觉很有力量。

“轰轰”的声音,掩盖了说话的声音,颠簸的车厢,让人有一种想作呕的感觉,我使劲抓住栏杆,一刻也不敢松开。

突然感觉有风从耳朵吹过来,吹在脸上,挺舒服的。

自从拖拉机进村以来,村里的人变得更加正直了。我们村有七八个村,有的连拖拉机路都没有,更别说买拖拉机了。

聊天时,有人忍不住说起拖拉机。

事实上,农村的拖拉机经常罢工。

比如在路上,轮胎没气了,发动机熄火了,前轮胎掉沟里了,转向器失灵了.这些问题随之而来。

当年,村里没有人会修拖拉机。

父亲自愿帮忙修拖拉机:“我以前在机械厂工作,修柴油发动机。不也是这个道理吗?”

俗话说:“死马当活马医。”

经过反复的组装和拆卸,我父亲成了村里第一个会修理拖拉机的人。

那时候,修拖拉机,多半是免费的,就是在主人家里吃几顿饭。偶尔,父亲也能得到一包烟。

村民们变得富有了,所以村里的拖拉机慢慢增加了。从一个到五六个,只用了两年。

房子后面的山上还有一条新的机耕道。

每个人去山上砍柴砍柴都可以上拖拉机。

农闲时节,很多人在山上砍柴卖给村里的食堂,也有人卖给县里的工厂。

端午节,村里人去山里摘粽叶,然后用拖拉机运送到城里的农贸市场,也能卖不少钱。

从此,村里有了拖拉机,直通县里,交通更加便利了,经济也变得活跃了起来。

有一次,一些人用拖拉机从县里带回了许多毯子。说是工厂生产的次品。大家争相购买,很快就卖完了。

这一次,让开拖拉机的人,变成了生意人。有人专门靠贩卖城里的东西赚钱,不仅在本村卖,还送到外村去。

其实村里最幸福的时候应该是我们用拖拉机和亲戚见面的时候。

不管是谁有姑娘要娶,还是有男的要娶媳妇,都要请一两辆拖拉机,看起来气势恢宏。

我结婚的时候,我的一个堂兄弟租了两辆拖拉机,从我妈妈家带了很多东西。有石磨、碗柜、方桌、木床、红被子等。

所有的东西都用红布绑着,这意味着非常幸运。

举办婚宴时,拖拉机手要坐在重要位置,大家轮流敬酒:“师傅,辛苦了。”

再后来,村里的路变成了笔直的水泥路,不仅有拖拉机来来往往,还有客车和小车、三轮车、农用车。

村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向往外面的大世界。流浪的人多了,呆在家里的人少了。

一些赚了钱的年轻人都开着小汽车回家,村里的拖拉机黯然失色。

回过头来看,70后也是四五十岁的人,白发蹑手蹑脚爬上头顶,皱纹出现。

更多的70岁老人从农村人变成了城市人。关于农村的故事只能在记忆中找到。

也许,在你的记忆深处,有一辆拖拉机开过,一辆是乡村,另一辆是城市;一个是故乡,一个是异乡。

作者:粗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