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房借条不消账怎么办(米房借条有没有没还的)

监督哨 | 蹊跷的欠条

“环境整治资金通常只有几百元,这笔款子怎么可能超过7万元?”前不久,江苏省涟水县纪委对农村集体资产使用情况进行了专项监督。在网上检查农村集体“三资”信息监管平台时,一个细节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。

结合线下查阅相应账簿,工作人员发现了一张欠条“罗章村欠杨秦漠土地补偿款元”,在所附的录入审批表中,农业经济复核员的签名与分管领导的签名相似。这里面可能存在一些问题,所以县纪委监委迅速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。

为了进一步了解事实,调查组分两种方式,一种是查阅杨某秦家土地征收的相关合同资料,另一种是找到当时村“两委”成员和村民了解情况。但是,虽然村里的人证实了杨某琴家的土地被征收了,但却不知道征收后如何补偿。随着调查的深入,工作人员发现杨某琴是张罗村党支部书记张成年的妻子。

随后,办案人员找到张成年了解情况。“这是村里欠我家的土地补偿款。”张成年信心满满地说:“2015年,我家承包的地收了。根据土地承包合同,还剩下12年,每亩800元都要补偿。”

“赔偿标准是怎么确定的?”“这是市场价,村里也开过会。”张成年继续辩解说,他拿出会议纪要,上面有十几个村干部和村民代表的签名。

但调查人员梳理资料发现,2002年7月,张罗村委会将旧村部门前的土地承包给张成年、季莫贵、罗默楠,并签订了20年的协议。承包期内补偿的,最高不超过每亩136元。然而,土地被开发商征用后,季某贵和罗某楠两户人家如期获得了补偿。张成年直到2015年才拿到,当时他以每亩800元拿到了补偿。

至于张成年提到的会议,经过调查,张成年在2015年临时召集大家讨论土地补偿问题,但没有讨论细节。大家都认可土地被征用的事实,并以张成年村党委书记的身份,大家都签了字。

面对环环相扣的证据,张承年终于承认是自己策划了这起诈骗案。原来,张承年想拖延几年多赚点钱。为了名正言顺,他不仅做了一个巧妙的笔记,还以村党委书记的身份开会讨论。“我组织大家开了一个会,因为会上没有人因为节目而提问,然后以环境改善资金的名义花在了村里的账户上,并让妻子认领。没想到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

最终,张成年利用管理村级财务的职务便利,以划拨环境整治资金的名义收取村集体资金,并滥用职权,被开除党籍,违法所得也一并退还。同时,县纪委监委通过了责任追究,责任人也受到了相应处罚。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